1. 首页
  2. 区块链

老猫:区块链创业,是用一生的信用去下注|光之锥特稿

人的一生,关键的选择点可能只有几个。 这有限的几个节点组成了我们的一生。 2013年,巴比特启动“光之锥”开放原创计划, 数以百计的专栏作者汇聚于此,大咖共襄、百家争鸣。 自此,国内最富有生命力的区块链思想平台逐渐成长、沉淀。 光锥之内,就是命运;光锥之外,未来穿越而来。 遇见比特币,遇见区块链,可能是巴比特专栏作者们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。 5年过去,他们有的淡出圈子,有的成长为一方诸侯。 更多的,仍在这个新兴领域里,探索前行。 喧嚣亦或沉静,争鸣亦或共识,是为行业

人的一生,关键的选择点可能只有几个。
这有限的几个节点组成了我们的一生。
2013年,巴比特启动“光之锥”开放原创计划,
数以百计的专栏作者汇聚于此,大咖共襄、百家争鸣。
自此,国内最富有生命力的区块链思想平台逐渐成长、沉淀。
光锥之内,就是命运;光锥之外,未来穿越而来。
遇见比特币,遇见区块链,可能是巴比特专栏作者们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。
5年过去,他们有的淡出圈子,有的成长为一方诸侯。
更多的,仍在这个新兴领域里,探索前行。
喧嚣亦或沉静,争鸣亦或共识,是为行业生态。
一个月前,我们开始了这次“拾光之旅”,访问了过去5年间最具有代表性的专栏作者。
并记录下他们的区块链时刻,追溯5年间被改变的人生。
以此,向行业拓荒者致敬。

今天,让我们一起走进光之锥2.0人物访问系列三:2016年度作者老猫。

人物背景:

老猫,INBlockchain联合创始人、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、EOS超级节点EOSlaomao发起人,曾任云币网首席运营官,他个人撰写的公众号“猫说”累计发表行业文章200余篇,是目前区块链领域拥有众多核心粉丝的大号。

他曾在巴比特刊发大量专栏文章,其中2016年一篇《疯狂的比特币背后是什么?》全网阅读量超过百万,风靡一时。“巴比特像是我一位君子之交的好朋友,这么多年下来,彼此都在做相互认同的事情。”这竟然是老猫接受我采访的理由之一。

微信图片_20180620210845

白色T恤,灰色短裤、人字拖,杭州西湖国宾馆,一个安静的茶楼,双手正在手机上飞速跳跃处理工作,老猫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过去几年,这位公务员出身,开淘宝店起家的70后,在2014年精准判断了电商红利结束,一跃跳进了区块链浪潮,仅仅过去了四年,他已经越过了大多数人把赚钱作为目标的思考方式,他已公开表示:放弃任何以个人赚钱为目的的行为

老猫为什么可以成为今天的老猫?他对趋势的底层判断源自于哪里?他在这一路上遇到过哪些关键的人和事?通过他的经历,我们可以窥见一个普通人搭上区块链这辆班车后,所触碰到的世界边界;以及,一个普通如你我的人,找到自我后,所能爆发出来的能量。

 

过去:我对体制有不适感

 

老猫身上有很多标签。抛开那些身份,大家喜欢叫他“猫叔”,思维敏捷,语速飞快,说话喜欢用判断句,常用数据和案例来佐证自己观点,自诩汉语十八级。跟他聊天,让你忽略西湖盛景处,国字号宾馆的背景,似乎是于市井闹巷,跟一个有趣大叔,喝酒撸串,向着烟火深处神侃海聊。

初入社会,老猫栖身于江苏一家事业单位,30多岁辞职,去了上海发展,最终进入了电商行业(开淘宝店)。

2008年起,他开始写微博,内容常常会涉及社会问题以及对体制问题的思考。作为微博的早期玩家,写了大量的文字后,逐渐形成了在微博上的社交圈,2年下来竟然积累了数千粉丝,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被删帖,最后还被封了号,让他不再对在微博上试图以文字改变什么抱有任何幻想。

“我是一个偏自由主义思想的人,从微博被封号开始,我开始用思想去挖这个社会更深层次的东西。”夜深人静时,他开始琢磨这个世界的各种事情,对身边的人和事开始抽丝剥茧地分析,想到最本质的那一层,他发现,很多事都受体制机制的桎梏。

“对体制机制的不适感变得越来越强烈。但我那时候还是在山脚下,还看不到山顶,很多东西都还模模糊糊。”

微信图片_20180620215749

为什么叫老猫,总算明白了

 

世界观:李笑来曾是引路人

 

正在老猫从山脚往山顶爬的过程中,他遇到了李笑来。

“笑来老师强调学习方法论,他说人的认知升级是越级打怪的过程。他告诉我要去搞懂一些最根本的原理,真正的搞懂一些概念的真实意思。”那个时候,老猫38岁,还是李笑来的小粉丝,两人素未谋面

2010年的某个下午,老猫看到一本杂志,上面有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。 “这个东西太牛逼了!可惜这个东西在中国买不到,如果能买,我就买它 10000 个屯着。”当时他心里这么想。

那会儿,他正在2008年金融危机和4万亿国债的后续效应带来的迷茫中深陷,那篇文章中比特币 “自由货币” 的描述“深得我心”,但他当时也没完全看懂,文章看完两遍后,还是放下杂志,走人。这是比特币第一次在他心里种“草”,而这棵草的破土发芽,是在3年后

2013年,老猫在微博上看到王小山说比特币已经涨到了65美元一个,他几经搜索,以最快的速度,在20分钟内完成充值,用身上仅有的可动用的6000多元买入了20个比特币。2014年,阿里巴巴上市,老猫预感到:“巨头已快形成,电商的红利期已经结束。”他开始计划停掉电商业务,转行做其他事情,比特币行业是他确实在考虑的一个方向。

这段时间前后,老猫用业余时间张罗了一个可以用比特币交易商品的“菠萝集市”网站。之后,因为种种机缘巧合,邱亮来到了北京找他做客户调查,一轮推心置腹的长谈后,邱亮竟然邀请他到北京一同创业。

“第一反应是有点犹豫的,一是听说北京雾霾严重,二是有点嫌钱少。”老猫回忆说:那时候他在上海的月收入已经有6—7万,而当时的邱亮开出的1.5万的工资确实不够有吸引力。但最终,参与“自由货币”这个行业的吸引力战胜了现实问题。老猫决定加入貔貅。“可能还有一个隐藏的原因:我可以离李笑来老师更近了。”

微信图片_20180620215933

那些年,老猫住过的宿舍

就这样,老猫花2400元在北京租了个房子,从办公室搬去了一张80cm宽的高低床,开始了在北京的创业。后来的故事大家就已经非常熟悉:貔貅改名云币,云币网也成为了国内第一个上线以太坊的交易平台,用3年的时间,一度做到全球交易量最大,直到2017年9.4监管之后,云币被关闭。

这三年,是老猫在这个领域里集中爆发能量的三年,也是他个人高强度输入与输出的三年。老猫从一个行业新人,到向李笑来和邱亮提交运营方案,到运营社群,逐渐形成和邱亮背靠背战斗的信任关系。“那会邱亮和笑来都是我的领导,我颜值一般,就只能走实力路线了。”老猫笑着说。

就这样,在一个个方案中,在一次次业务探讨中,老猫取得了他们的认可,也完成了自己对区块链行业的的认知的积累和探索。

 

知识观:写公众号形成系统思维

 

在遇到李笑来之前,老猫只是一个“能把一件事情写明白”的初级写作者,后来,他接手了李笑来的社群《比特币生存指南》,开始形成自己对区块链领域的系统认知,而这个社群收费从最开始的人民币88元到最高峰达到8888元(确定是人民币,不是外界所传的ETH)。

“刚开始运营这个社群,并没有足够经验,生怕弄砸,我只能不断学习,不断输入,然后输出。后来,为了把输出体系化,我开始写了公众号,迫于公众号内容的高质量持续输出,我开始拼命努力研究这个行业。如此,循环往复。”

在写公众号之前,老猫已经接触到了巴比特,并且在这个专栏写了不少文章。“巴比特像是一个君子之交的朋友,我们彼此在专业领域上是相互尊重和信任的,这么多年也知道彼此都在坚守的东西是一致的。巴比特给我提供了很好的平台,我也收了长铗不少比特币的稿费呢!”

图片2

老猫写过的“疯狂”的文章

成长过程中给他最大助益的是写公众号,老猫的公众号“猫说”可能是目前区块链领域里用户粘性最高的自媒体,用户数维持在6—7万之间。打开阅读率达到了罕见的30%以上,打赏比例更是惊人,以至于老猫经常有可以靠写文章吃饭的错觉。

“我为了认知升级,研究行业,写稿子,多少个晚上3点钟以后睡觉已经无法计算了,所以,3点钟对我的意义,可能是很多次晚睡觉。”

他会阶段性的将自己的思考更新在公众号上,偶尔也会做一些投资建议。据不完全统计,跟随猫叔公众号和付费社群成长起来的用户里,通过投资数字资产,目前资产超过千万元以上的,已达三位数。

 

财富观:余生要花多少钱?

 

伴随老猫认知升级的,是财富的飞跃式增长。

“去北京之前,我算是一个穷人。刚开始一段时间,还拿谷歌表格记账,看着数字在跳动,资产超过100万时,特别兴奋。”后来资产慢慢多了,也就不记账了。他开始思考:我到底要赚多少钱?他自己给自己回答说:可能取决于我余生还要花多少钱。

猫叔开始向我们展开他的财务思考方式:他今年47岁,余生如果做30年计算,约为一万天。按照每天花1000元计算,刚好1000万。“就单纯个人消费来说,每天花1000块,如果规定花不完不准睡觉,可能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情。每天花1000元,刚开始可能很兴奋,但如果不是有非常奢侈的需求,时间长了可能也花不出去。”经过这样一计算,猫叔认为基础的财务自由的标准可以是1000万。

曾经有一天早上醒来,他看到账户数据显示,资产终于超过了1000万,那一刻还是很有一点幸福感的。那一天,他给自己的雀巢胶囊咖啡机器买了两盒拿铁胶囊,有仪式感地庆祝了一下,但随后就去忙了。

大约在去年6月,老猫和邱亮来杭州出差,邱亮定了一间舒适的酒店。那天晚上,他问邱亮:这里多少钱一晚?邱亮说:1800元左右。老猫心想:好像这一辈子连吃带喝住在这还不够。应该还要再努力一下,然后,继续忙于工作去了。老猫说,那个阶段做事,还真的有点“努力工作,挣钱买币”的想法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老猫发现账户资产超过了他能花完的金额,那时候他正在和李笑来聊事,于是没头没尾的对笑来说了一句:我似乎以后不再需要再为钱而工作了。李笑来对他的回应让他始终记得:不要忘了你身边的小伙伴,也要努力让他们也不再为钱而工作。

老猫很认真的跟我说,对于大部分人来讲,资产在3000万以上,就可以去尝试做一些纯粹的事情了,所谓纯粹的事,就是很任性的不考虑赚钱目的,只看这个事情对自己是否有意义。“当然,内心对钱有极度苛求的人除外,有些人明明有几亿身家,照样为了想赚钱而各种不开心,想不明白为什么。对于我来说,九位数之后,就都只是数字上的变化了。所以,2018年初,我就公开表示,放弃所有以个人赚钱为目的的行为。”

“那老猫你到底有多少钱?”

“我习惯于币本位,比特币不算多,有个大三位数吧,EOS多一点,都知道我是百万以上的,其他的品种似乎也不少,但都不重要了,也没具体算过。”

微信图片_20180620214712

 

未来:向内找核心,向外找边界

 

提及未来,老猫大概分为两个方向,一是向内寻找内核,二是向外寻找边界。找内核是想找到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,最接近于满足工程需求的技术平台,类似互联网世界里的4G网络。“4G网络出现之前,没有谁会想到,生活会变得如此便利。”

在老猫目前的认知里,现阶段最接近这个内核的可能是EOS。“EOS技术在目前看来是有很大优势的,而且不缺钱,加上运营能力很好。”基于这三种判断,老猫认为 EOS或许有构成行业技术平台的机会,所以,他以EOSlaomao这个名字在竞选超级节点,以他的资源支持 EOS 网络的运行和生态的建设。“有趣的是,以前EOS竞选节点叫做BP,我觉得不适合中国人的习惯,就发明了‘超级节点’这个词,现在这个词已经火遍整个圈子了。”老猫笑着说。

另一方面,向外拓展边界指的是去探索区块链连接世界的各种可能性,他计划在日本搞一次有趣的会议,这个会议只接受两类人入场:一是技术团队,二是媒体,100个技术项目团队+100个媒体,或许将以24小时连续不眠的方式来让项目做不间断的路演,区块链项目的应用落地,需要用更多的方式去促进。

目前他的大部分时间在日本,经常有国内的朋友来找他。一周会见3—4个,目前还都是老朋友。他在日本买了个客厅能看海的房子,如今,他家客厅已经成为了圈内朋友到东京的必经之地,因为从他家就能看到东京几乎所有有名的景点,已经被朋友们评为“去日本必到的5A级景区”了。

图片1

5月9日,老猫窗口实拍图

但是,由于在这个行业里坚守多年,老猫心里有一条河,非常清晰地划定了谁是河对岸的人。“那些早年入局,在2014年熊市离开的,又在2017年大牛市又杀回来,啥事没干就先发一波ICO,这样的人,永远在我的黑名单上。”

区块链行业创业,是用一生的信用去下注,如果你下注失败,可能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。老猫喜欢强调时代感。乔布斯和比尔盖茨成功于他们那个时代,互联网时代,网易、搜狐、新浪也占据了他们的位置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BAT成为了赢家。而区块链属于我们这个时代。

“我应该算是运气好,踩到了区块链最早期的那一波红利。但红利过后,技术的应用和行业的爆发,才刚刚开始,如果你本身有一技之长,强烈建议到这个行业来看一看。说不定就是这一技之长,帮助你在这个行业找到金矿。”

一个人的内心有多潇洒,就有多浪漫,如果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,外界的所有可能性都无法想象。但当他真正找到自我,并为之努力时,世界将会呈现出无限种多彩样貌。老猫的人生目标是自由,目前已经阶段性实现,他喜欢善良和干净,而且能以这种方式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,他感觉很幸运。

“现在的生活我很喜欢,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感受到这种自由带来的幸福感。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【莱特币网-http://www.5lt.com.cn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【当前页面链接】